談八識行相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方舉中

 

 

 

  

 

 

大綱
 一、前言
 二、八識裡的奧妙
 三、從前六識看人生的昇與沉
 四、從末那識看輪迴與解脫
 五、從阿賴耶識談生命觀
 六、結語

一、 前言

  大乘佛教的法相唯識宗,是以「萬法唯識,識外無境」立論。謂世間萬事萬物皆唯「識」之所造,除識之外並無有一法,也就是佛經所說:「一切唯心造」、「萬法唯識」;譬如我們眼前所見的山河大地,一般世人皆執為實有的,在唯識家不過認為心所現的影像,非實有山河大地之本體,萬法既唯識所變現,今當要研究此「識」是為何物,在大乘佛教所談的「識」共有八種,由於「八識」除說明世間的一切現象外,最重要的「識」與有情眾生的業以及生命相續輪迴的道理,有相當大的關聯性,故吾人以「八識行相」為議題,藉以瞭解體悟到「識所緣,唯識所變」的道理,對吾等修習有所助益。以下本文茲依四大節來說明:

二、八識裡的奧妙

 (一)、何謂八識

  唯識學上,把我人精神作用的主體─心識,分析為八種作用,稱之為「八識心王」。八識心王就是眼識、耳識、鼻識、舌識、身識、意識、末那識、阿賴耶識。在原始佛教及部派佛教時代,一般祇談六識。用六識來說明轉化,祇能提供感官經驗與思維世界的表相,唯識學派認為這是不完備的,則另外提出末那識、阿賴耶識,成立八識說。

 (二)、八識對人生的影響

  任何一個心念、行為、或是一句話,都將留下影響力。身、口、意的行為不只影響到當下相關的人、事、物,也給自己多一分的薰習,加深了那項行為的慣性,甚至還會影響到今後所受的善、惡果報。所以任何心念、言行,不論別人有沒有看到,法律有否規定…,必定加深了習性反應,而且凡是善因必有善果,惡因必有惡果,因果業報如影隨形;因此習性的轉變,命運也隨之改變,我們的人生跟著改變,其未來生也將有所不同!如《增一阿含經》卷一:「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,自淨其意,是諸佛法。」(大正2,P.551a)

 (三)、什麼是唯識

  「唯識」的概念產生自瑜伽禪觀的體驗。《解深密經》卷三(分別瑜伽品)是首先使用「唯識(梵vijbapti-matra)」一語的經論:「我說識所緣,唯識所現故。世尊,若彼所行影像即與此心無有異者,云何此心還見此心?善男子,此中無有少法能見少法,然即此心如是生時,即有如是影像顯現。」(大正16,P.698b)一切存在的現象,可以用八識來詮釋,唯識指:
  1、 一切存在的現象,包含客觀和主觀,都在八識作用的範圍內。
   一切存在的現象,包含客觀和主觀,都在三種識轉變的範圍內。是因緣所   生的依他起;執著實我、實法之遍計執;了知諸法無實性之圓成實。
 2、包含客觀和主觀的一切存在,不過為所知、所表的物。
 3、現實中所認知的一切外在現象及內在精神,不過是依據某種根源而顯現,一   切存在的根源,稱為「阿賴耶識」。
 4、一切存在係經由阿賴耶識而顯現、生成。(橫山紘一《唯識思想入門》)

 5、所認識的對象的本質,是從阿賴耶識中的種子所生。凡夫所認識到的,是與對象相似、由八識所變現的心內影像。凡夫誤以為認識對象實有,其實,唯識以外無其他實在,萬有從識所變,稱為唯識無境。(《成唯識論》卷二)。

 (四)、轉識成智

   轉依是唯識宗提出來的修行實踐的理想概念,從唯識的立場來說明佛果問題轉依(asraya-paravrtti)即轉所依﹔所依(asraya),即是阿賴耶(alayavijnana)。 由阿賴耶識攝持一切能生萬法的種子,待緣而起現行,化為現實之存在,所以阿賴耶識是萬法根源,也是生命主體。由於阿賴耶識內部所攝持的種子無始以來與煩惱結合,成為有漏種子因此不能作為理想人格與理想世界的生起根源,而必須將之轉換 。在便宜上說,也可以說是把阿賴耶識轉換,而另立主體。這一新的主體改稱為智(jnana),轉識成智,就是轉依。由於無漏種子寄存於阿賴耶識的這一觀念引出,唯識宗是以阿賴耶識為主,智為客,形成一種二元關係,依唯識宗想法,眾生修行實踐的過程是有漏種子減弱,無漏種子增長,所以在無漏種子增長,相對而言就是有漏種子的減弱;所以在轉依時候所捨棄的其實是煩惱、所知二障,所轉得的是由此二障而呈現的大涅槃與大菩提。因此大涅槃與大菩提是二轉依果,在無漏種子起現行,種種清淨功德盡未來際,在菩提方面有四智︰
  1、大圓鏡智,由轉捨阿賴耶識而得。
  2、平等性智,由轉捨末那識而得。
  3、妙觀察智,由轉捨意識而得。
  4、成所作智,由轉前五識而得。
這也就是轉八識而成四智,亦即沿用唯識理論來解釋佛果和佛的主體活動。

三、從前六識看人生的昇與沉

 (一)、六根六境與六識

  六處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等六根(六種器官),稱作「六處」(又稱「內六處」)。若再加上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、法等六境(又稱作「外六處」),即成通常所說的「十二處」;處是生長門的意思。

  六境「識」所接觸、認識的對象,稱為「境」。佛教將心(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等六識)和感官(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等六根)接觸的對象,分成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、法等六境,又稱為六塵,「塵」是舊譯,新譯作「境」或「境界」;三者合稱十八界,「界」謂種子義、生長義,此十八界各有自種,如識有識之種子,根有根之種塵有塵識之種子,都含藏於第八識,故知十八界即能生長一切諸法,也就是說十八界即總攝一切法。

  所緣境:六識活動時,必然有它所接觸、了知的對象,稱為所緣、所緣境。如眼識能見色,耳識能聞聲,鼻識能嗅香,舌識能嚐味,身識能有觸覺,意識能認識一切法。接觸外境,並不一定有礙解脫;而是心生染著,產生貪欲,才能束縛我們。如《長阿含經》卷十四:「雖到於五塵,不名為貪欲;思想生染著,乃名為貪欲。欲能縛世間,健者得解脫。」(大正2,P.473a)

 (二)、前五識與第六識的差別

  前五識只有自性分別(例:看只是看、聽只是聽)。第六識有自性、隨念、計度三種分別,能整合前六識的經驗,將認識中的東西化為概念成為知識。

  1、意識的三種分別:

  (1)、自性分別:不加任何名言、思考等分別。
  (2)、隨念分別:念是明記不忘,即記憶,能使經驗重現。
  (3)、計度分別:計度是探討、分析、綜合等理性思考活動。如佛陀體解生命
          是苦,尋找苦因,對治苦因,而得解脫的樂果。

  2、意識的種類:

  (1)、五俱意識:又稱明了意識,是與前五識俱起的意識。當前五識緣外在的
          五境時,意識與前五識共同生起,以分別此外境。
  (2)、獨頭意識:前五識不活動時,第六意識仍可憑空臆想,單獨生起。獨頭
          意識又分為散位、夢中、亂意、定中等四種。

 (三)、前六識有沒有中斷

  1、前五識生起的條件

   八識規矩頌云:「五識同依淨色根,九緣八七好相鄰」。眼識九緣生:眼識的生起活動,需要具足九種因緣(境、根、空、明、作意、分別依、染淨依、根本依、種子);耳識八緣生(去掉明緣);鼻、舌、身識七緣生(去掉明、空緣)。

  2、第六識間斷的時候

  唯識三十頌云:「意識常現起,除生無想天,及無心二定,睡眠與悶絕。」意識經常持續現起,即使我們閉上眼睛,心中也總是思考不停。只有在「五位無心」的狀況下,意識才不起作用:一、生至無想天的人。二、修禪定至無想定。二、三果以上的聖人進入滅盡定。四、熟睡無夢。五、悶絕時,如因休克、臨命終而重度昏迷的狀況。

四、從末那識看輪迴與解脫

 (一)、染淨依

  1、末那識是前六識的染淨依

  八識規矩頌云:「六轉呼為染淨依」;「六轉」就是前六識的轉動意識;「呼」就是稱第七識為染淨依,第七識是染,則前六識是染,第七識是淨,則前六識是淨,就像水源,下游必須依照上游來的,所以六轉識(前六識)稱呼第七識為染淨依,所以修行是從根本下手,就是斷我執。

  2、末那識的三性分別──障礙聖道的「有覆無記」

  第七識因往內執第八識為一個自我,所以它一直看不清真正本來的面目,本來無我變成一個有我,而我就推動第六識去造業!為我而殺、為我而痴…,第六識拼命的造業,第七識是主謀,所以是有覆無記性,為什麼無記性呢?因為它執著第八識,第八識是無記,當然第七識也就是無記性。

 (二)、萬古不歇的我執

  1、末那識的特性

  唯識三十頌云:「次第二能變,是識名末那,依彼轉緣彼,思量為性相。」思量為性相是說第七意識是以思量為最大的功能,思量是第七意識的作用,所以說第二能變是第七意識,梵語名為末那,它的意義就是恆審思量第八識為我。

  2、與末那識常俱的四煩惱心所

  八識規矩頌云:「帶質有覆通情本,隨緣執我量為非。八大遍行別境慧,貪癡我見慢相隨。」因第七識是以恆審思量我相為用,也就是恆長審察思量第八識為我,時時刻刻相隨著第八識,因為它一直執著第八識的見分為自我,沒有所謂的善惡,第八識無記性,那第七識當然也是無記性,只是加一個有覆,因為第七識有痴見慢愛,而第八識沒有;又因為它有四種煩惱相應(我痴、我見、我慢、我愛),所以又叫做有覆無記性,有覆就是遮蓋了清淨心,也就是說還有四種煩惱蓋覆著它;「情」是指第七識;「本」是第八識,情是有情,本是根本,合起來說就是有情生死的根本,所以有情生死的根本,就是第七、八識的鏈索,所以叫做通情本。

 (三)、末那識的轉識成智

  末那識無有染污的情況,分成永滅、暫伏兩種。在末那識的轉識成智,正是解脫生死輪迴的關鍵。

  1、暫滅染污意

  在初地、滅盡定中,末那識暫時伏滅。因末那識種子未斷,等到一出定,染污的末那識馬上又自阿賴耶識中生起現行。在滅盡定中,前六識乃至末那識都暫時止息,只有阿賴耶識依然在活動。《成唯識論》卷七:「滅盡定者,謂有無學或有學聖,已伏、或離無所有貪,上貪不定,由止息想作意為先,令不琣獢B琣甈V污心、心所滅,立滅盡名。令身安和故亦名定,由偏厭受想亦名滅彼定。」(大正31, P37c)

  2、永滅染污意

  三乘無學果位永斷末那識的染污,包括:一、聲聞乘第四果;二、緣覺乘辟支佛;三、八地以上的菩薩,乃至大乘佛果位。此時,煩惱已斷滅無餘,染污意的種子及現行亦與煩惱一樣,永斷無餘。

五、從阿賴耶識談生命觀

 (一)、第八識的三大機能──「種子、根身、器世間」

  1、對內執受種子、根身,對外緣器世間
八識規矩頌云:「受熏持種根身器」;就是說阿賴耶識有兩種所緣:對內執持一切法的種子,以及執受根身(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根);對外則緣器世間。

   (1)、一切法的種子:阿賴耶識的主要機能,是含藏一切法的種子,作為一     切現象的根源,這也交待了記憶及業力相續的理由。
   (2)、根身:五色根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等五種感覺器官,能攝取五境,並     能引發五識的生起。
   (3)、器世間:是一切有情眾生所依存的山川草木、土地家宅等環境,相當     於現代所謂的世界。

  一期生命的最初,由阿賴耶識結合父精母卵,形成名色。生命的維持,也賴阿賴耶識執受根身,支持身體的基本的機能。即使在熟睡中、重度昏迷至不醒人事時,以及進入無想定、滅盡定等禪定中,雖然前六識已停止作用,阿賴耶識依舊活動著,維持身體器官、循環系統的基本運作。即使是生無色界,雖然沒有色身,依然有阿賴耶識。直到一期生命的最後,當阿賴耶識不再執受此根身時,就是死亡。

  2、第八識「性唯無覆」,與「五遍行」心所相應

  八識規矩頌云:「性唯無覆五遍行」;是說阿賴耶識是無覆無記性。它的活動對未來沒有增益、違損,所以不可記別為善與不善;不會障礙聖道、蒙敝自心,是無覆的。 阿賴耶識與相應的五遍行心所--觸、作意、受、想、思,一齊恆常的活動著。根、境、識三者和合在一起,就是觸;作意是心的發動,使心朝向所緣的對象;受,是 領納樂、苦或不苦不樂;想,取所緣境的相;思,會驅使心造作;這五遍行心所是一切心識活動時必然具有的基本作用。

 (二)、佛法對死亡的立場

  1、死亡的判定

   (1)、呼吸停止、五識不起(五根沒有知覺)、意識不起乃至腦死,還不算死亡。依佛法看,這是在向死亡接近的過程中,不能因為不久一定死,就宣告已死亡了。(印順法師《華雨集》第四冊,P.114~118) 當禪修者進入很深的禪定,如在第四禪中「身行滅」──粗的出入息停止了,五識不生起,但他的身體仍然健康,等到一出定,呼吸立刻恢復。又如入滅盡定者雖然暫時沒有身、口、意的活動,但並未失去體溫、壽命,身體也沒有敗壞,不同於死亡。所以,呼吸停止、五根沒有知覺,不能說是死。

   (2)、壽、暖、識捨身才是死亡
  經上說:「壽、暖及與識,三法捨身時,所捨身僵仆,如木無思覺。」沒有這三者,才是死了,倒在地上的身體,與砍斷了的樹木一樣。(印順法師《華雨集》第四冊,P.114~118)
壽:也稱為「命根」,指因業力而決定的生存期限。
暖:是體溫,人是熱血動物,當體溫漸漸下降至全身冷透了,就是死。
識:指八識。「識」捨身時,不但沒有六識,連內在的細意識(第七、八識)也不再生起了。

  2、臨終的狀態
  在彌留之際,有人見神見鬼,精神、情緒反常,這是生理的地、水、火、風四大分散所產生的痛苦反應,加上善、惡業力的呈現。四大分散的過程(李開濟《瑜伽、神修、禪觀》):
(1)、地大:肌肉與五臟肺腑不堪使用;心力無法支配使喚肉體,逐漸失去感覺,肉體與心靈漸漸失去聯繫;視覺矇矓,逐漸什麼也看不見,覺得陽光或室內燈光完全消滅。
   (2)、水大:水份枯竭,口鼻乾燥。
   (3)、 火大:身體的溫度會逐漸消失,四肢漸漸發硬、變冷,乃至非常僵硬      。
   (4)、風大:呼吸會變得混濁沉重、不連貫、短促,然後停止。
  如果處於死亡時刻的人,心中有很強烈的貪念或瞋恨,他將看到各式各樣的幻覺,會覺得非常焦慮。有人覺得好像進入黑暗,有人覺得被火燒。他的內心混亂,會大聲喊叫、呻吟,覺得全身好像被拆開一樣。他死亡的時刻會有劇烈的痛苦狀態。這些全都是由於執著自我之故,知道最珍愛的「我」即將死去。(達賴喇嘛《邁向解脫之路》)死時、生時,屬六識不起的悶絕狀況(五位無心之一)。死後,由於第八識不再攝持五根,身體開始出現青瘀等相。《攝大乘論釋論》卷一:「眼等諸色根,阿梨耶識攝持故,……若至死時彼識捨離故,即有此諸青瘀等相。」(大正31,P.274a)由於死亡時身心一度崩壞,根身與情識相離,到了下一生,一般多不能記憶前生的經歷。

  3、死生之間起善念的重要
  死亡時內心是否處在善念的狀態,是具有較好來世的最後機會。在人將死的最後關頭,至少應該被示以佛菩薩的形相,讓他生起堅定的信仰,在死時的內心擁有光明的心境。即使無法這麼做,隨侍人員和親屬也應勿讓亡者的內心覺得紛擾不安。否則,強烈的貪念或瞋恨的情緒,會讓他處於很痛苦的狀態,而且可能讓他投生在較低的階層。(達賴喇嘛《邁向解脫之路》)就佛法而言,生非生命的開始,死也非生命的終站,死只是一期生命的最後結束,成佛才是生命的終站。佛法最關心的議題之一,正是從有情的死亡,透視生命的實相,進而超越生死。

 (三)、我執放下則生死解脫

  《八識規矩頌》云:「浩浩三藏不可窮,淵深七浪境為風。」;「不動地(八地)前才捨藏,金剛道(十地)後異熟空」。第八識的境界猶如大海,無邊廣大;三藏是能藏(能藏種子)、所藏(是被前七識所藏)、執藏(是第七識的執藏);阿賴耶識甚深義理,不容易窮盡的,第八識比喻著深淵,前七識就像波浪,一切境界就像大的風,其實根本沒有境界,一切都是唯心所造。

   第八識受前七識染法所熏,那麼前七識現行法熏到第八識中,變成了種子,他人執持著根身、器界、種子,第八識是受報主,要受到果報的,所以眾生臨死到生,二十四小時冷靜才動他,務必讓前身冷靜才換衣服;第八識是最後去的,若是受生往母胎時,它是最先來的,所以它是能作一切,眾生的去後來先主人翁,因為第八識控制不住。

   接下來是第八識轉識成智,第八識轉識成智,要到第八地不動地前,就是第七地菩薩,遠行地的時候才能捨去藏識(阿賴耶識),若是要離異熟識,善業或是惡業的果位,那就要到(金剛道後)等覺菩薩,就是要成佛的時候,這個業果才算完全空了,此時雜染的有漏阿賴耶識,就變成無垢清淨了。

六、結語

  以上所言「八識」的行相,即是在說明八識的作用,並謹就「唯識三十頌」、「八識規矩頌」節錄其中之偈頌作說明,但對整體唯識思想之主體而言,只是冰山一角而已,希望以上所述的四大節所討論的論點,對「八識」能有些認知,並也希望本文對修習者有一些些助益

參考資料:
1唯識三十頌/世親造;玄奘譯
2八識規矩頌/玄奘造
3大乘百法明門論研究/台中市佛教蓮社印
4唯識新裁擷彙/唐大圓居士著作
5觀所緣緣論講記/李炳南居士文教基金會印
6八識的作用/香光尼眾佛學院唯識教學網講義
7唯識五義/華岡佛學學報第六期311~325頁

 

   
下一篇回目錄